1. 首页
  2. 旅图拍摄
  3. 正文

开闸50小时,千岛湖下泄2万亿瓶农夫山泉,40条生产线还好吗?

文 | AI财经社 赵怡然

编辑 | 鹿鸣

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切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建成61年,浙江新安江水库首次九孔全开。

排洪场景传出后,有人惊讶新安江水质洁净。毕竟,新安江水库又称千岛湖,系由国家一级水体,湖水晴天时能见度最高达12米。

多达,从7月7日10时,到7月9日早上8点,开闸近50小时,新安江水库总共下泄流量已约11.08亿立方米,相等于下泄了约76个西湖,约2万亿瓶农夫山泉。坊间消息还称之为,每天泄掉的千岛湖鱼价值超强千万元。

40条生产线,仍在阔生产能力

对农夫山泉而言,浙江千岛湖是其发家之地,水源点1997年就已投产。

据农夫山泉招股书,截至2019年年底,公司在千岛湖另设40条生产线,数量居于八大水源地之首。2017年至2019年,千岛湖纸盒饮用水产能分别为5632千吨、6117千吨及6828千吨,产能逐年提高。

招股书还显示,农夫山泉仍计划在千岛湖地区新建厂房,不断扩大产能,预计投资18亿,预计年产能增加2086千吨。

对天然水生产企业来说,水源地的最重要程度不言而喻。

这一方面体现在水质。2000年前后,农夫山泉凭借“大自然搬运工”“农夫山泉有点辣”等概念,市占率位居行业第一。到2009年,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公布的《全国地表水水质月报》表明,千岛湖为Ⅳ类水质。按中国环保部门的分类,Ⅳ类地表水主要适用于一般工业用水及人体非必要接触娱乐用水区 。消息传出,一些地区很快经常出现退款现象。

另一方面展现出为环保压力。由于国内水污染事件频发,2018年,农夫山泉曾尝试在新西兰购置水源地,但遭到万人抵制,称新西兰正面临被“挖空”的危险。今年1月,农夫山泉又遭举报,涉嫌在武夷山国家公园红线内毁林水源。

第三则是供应是否平稳。在招股书风险提示部分,农夫山泉强调,由于从天然水源地水源,公司无法控制自然灾害等环境变化,一旦水源供应无法满足,将影响业务正常积极开展。

为防不测,农夫山泉持续寻找新的水源。除千岛湖外,还在吉林长白山、湖北丹江口、广东万绿湖等地建厂。先前又在四川、新疆、陕西及贵州加设水源地。八大水源地就近仓储销售。

不过,随着纸盒饮用水市场规模增速逐渐放缓,曾以天然水为业务重点的农夫山泉,亦无心恋战,积极拓展茶饮料、果汁饮料、咖啡饮料及苏打水品类。

2017年至2019年,农夫山泉收益分别为174.91亿元、204.75亿元及240.21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33.86亿元、36.12亿元及49.54亿元。增速及盈利水平多达中国软饮料行业平均水平。

千岛湖鱼一网百万

此次一并受到关注的,还有喝农夫山泉长大的千岛湖鱼。

杭州千岛湖发展集团有限公司1998年成立,据天眼坎,该集团投资及有限公司多家景区旅游公司、渔业公司。其中,杭州千岛湖鲟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3次申请人上市,3次失败。业内人士称,原因或为农林牧渔业项目难以审计,獐子岛即为前车之鉴。

虽遭资本市场冷眼,千岛湖鱼仍价值不菲,官方称之为一网价值百万元。

三联生活周刊曾报导,每年千岛湖发展公司要向湖里投入50万公斤以上的增殖鱼苗。鱼苗入湖会投放任何饲料,每年三四月,湖面飘满金色的松花粉,是鱼群的天然补品,鱼肉十分可口。

今年5月,马云就曾携众高管现身千岛湖,观看捕捞,还小黑起一条18斤的有机鱼合影。

但如今,不受强降雨影响,千岛湖渔业正在经受考验。上游控球被冲毁,下游大坝九孔排洪,鱼群上逃下泄。下游排洪时,极大的冲击力将鱼抛向空中,满天飞鱼。有民众趁机捞鱼,进账丰厚。

为此,当地防汛部门拒绝,周围群众切勿赴新安江边围观泄洪,不出危险区域摄像机摄影,不准下河道抓鱼、捞鱼、捕捞或进入河道游玩。沿江商户要根据水情水位作好准备,如有进水,很快切断电源、移往人员;沿江居民要紧密注目水位变化,注目政府涉及信息,如有情况及时向社区(村)体现和求救。

钱江晚报援引杭州千岛湖发展有限公司的信息称之为,到7月9日上午,集团已因洪水损失5000万元,每天泄掉的千岛湖鱼价值1500万元。